www.402.com

栏目导航

您当前的位置:www.402.com > 学校德育 > 教育札记

与老师亲密接触还是保持距离

编辑: 发布时间:2008-07-18 22:52:31 浏览次数:

 

老师刚宣布下课,小云就快步走上讲台,一边有说有笑地和老师聊天,一边随手帮老师收拾起桌子。

  “看看,她又粘上去了,整个一跟屁虫!”雪儿碰碰贝贝,挤眉弄眼地说。

  “嗨,咱不跟她一般见识!”贝贝轻描淡写地答道,下意识里却捏了捏准备课后问老师的题目。

  这动作没能逃过雪儿的眼睛,她瞄了一眼贝贝手里的问题单子,意味深长地说:“真不知道她哪儿来那么多话和老师唠,你呀,要是再这么和老师保持距离,就真给逼得无路可走了。”

  正说着,小云已经收拾完毕,只见她自然地挽起老师的胳膊,两人一块儿走出教室,那劲儿,就跟亲姐俩似的。

  贝贝不说话了,咬咬嘴唇,把题目重新装回书包。

  在贝贝印象里,小云和老师的亲密接触从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就是宿舍里的热门话题,那时大家看到班主任还小心翼翼地称呼“官老师”,小云已经大大方方“官官姐”“官官姐”地叫上了,那个熟啊,好像不是才见面的师生,倒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邻居。

  从此很有一段时间,大家都对小云刮目相看,各种猜测和流言也纷纷纭纭。

  “那小云不是有什么后台关系吧,听说她爸跟咱们系主任特熟。”

  “开玩笑,如果没有后台敢这样吗?”

  “真受不了她,看她跟老师形影不离的样子,笑得那样儿!”

  小云有没有关系贝贝不清楚,但是对小云的行为,贝贝似乎挺不屑的。“要么就靠本事,整天和老师拉关系算什么能耐啊。”贝贝说。

  但要真说小云和老师亲密接触不算能耐,贝贝还真就做不出来,第一天自我先容的时候,贝贝和班主任老师的目光一交接,就紧张得说不下去了。

  从此以后,只要远远地看见老师,贝贝就忙不迭地改道,如果来不及,她就狠命一低头,装作没看见匆匆忙忙走过,要是实在躲不过去了,只能硬着头皮喊:“某老师好!”喊过之后,贝贝的脸一准儿刷地就红。

  从此贝贝和老师保持距离的名声不胫而走了,谁都知道贝贝是个清高的主儿。

  而小云则恰恰相反,好像哪个老师都是她的熟人,几节课下来,就要好得不行。一会儿和高数老师上食堂吃饭,一会儿和统计老师借书,一会儿又在网球老师家里做客去了。

  “那真是个人精,心眼忒多!整天追着老师跑,不知捞了什么好处。”雪儿直肚直肠,愤愤地说,这话贝贝每次听了都特别受用,觉得雪儿说出了自己的心声。

  但说归说,大学里需要找老师的地方还真不少,尤其随着各科的课程陆续开展,贝贝越来越感到吃力,虽然并不想粘老师,但她从来不敢放松学习,遇到问题不请教老师怎么行呢。

  但每当贝贝想问的时候,老师身边似乎总有小云的影子。就像一次实验课,贝贝实在弄不明白样本分布的问题,决定去问问实验老师。刚走到办公室,就看见小云从里面满面春风地出来,她看到犹犹豫豫的贝贝,热情洋溢地招呼:“你找刘老师啊,他一会儿有事,马上就要出去了,抓紧时间!”

  看着小云远去的背影,贝贝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,虽说小云明面上是好心提醒自己,可是贝贝听了却总觉得话里有话,好像自己是个外人,刘老师和小云才是一路的。

  贝贝自己也想不明白,不管是班主任还是别的任课老师,其实都挺和蔼的,也没什么架子,自己为什么老是一见到他们就不自在呢。虽然贝贝很享受同学们“清高”这个评价,但背地里也忍不住有些纠结。

  “我也不是刻意和老师保持距离,就是觉得和老师走近了就怪怪的,话说多了不自然,说少了也不自在。”贝贝说。

  有时候她也想主动点,老师嘛,本来就是为学生“传道授业解惑”的,如果不和老师接触,怎么能学到东西呢?但是贝贝似乎很难鼓起那个勇气。

  “尤其是想起大家对小云的评价,就更不敢了。”贝贝说:“我可不想成为跟她一样的人。”

  日子久了,贝贝越来越感觉自己被埋在了人堆儿里,哪个老师的眼角都没她这么个人的影子,可不是嘛,大学课堂,老师和学生一周本来就只能见上一两次,再加上贝贝在老师面前沉默寡言的“清高”,谁能记得住她呢?

  看着小云在各科老师那里都如鱼得水的样子,贝贝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。“大家俩成绩差不多,但是我也说不清为什么,总觉得在班里的地位有些差别。”

  快到期末了,院里开始了国家奖学金的评选和申请。班里争夺最热门的就是成绩拔尖的贝贝和小云。铁哥们儿雪儿摇摇头对贝贝说:“和那个跟屁虫斗,我看没戏,谁叫你平时不抓紧机会和老师多搭讪,不听老人言吧,你要是还守着‘清高’,就认了吧。”

  听了雪儿的话,贝贝不吱声了,这国家奖学金她也挺重视的,毕竟是自己一年来努力学习的证明和奖励啊,但是为了这个和老师开始接触,贝贝真的觉得动机不纯,而且也做不到,“我不愿意人家把我当献媚讨好的人。”贝贝说。

  等结果的日子对贝贝来说有点煎熬,只要看见小云和老师在一起,她心里就止不住地一阵发慌,只有靠对身边的雪儿牢骚两句发泄出来。

  最后结果下来了,获得国家奖学金的竟然是贝贝。宣布的时候,贝贝偷眼瞟了瞟小云,总感觉小云脸上的表情怪怪的。

  雪儿比贝贝还兴奋,悄悄传过来一张纸条:“那家伙阴谋破产了,你下课还不快去感谢感谢老师的英明决定?”

  攥着纸条,贝贝也觉得应该向老师表达谢意,可是心里又像有什么东西牵绊着,阻止她这样做。

  下课铃声响了,贝贝定定神,终于决定上讲台跟老师说声谢谢,谁知一抬头,又看见小云和班主任说说笑笑地聊上了。(文阳洁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